今天是2024年07月22日,欢迎您光临新宇世霖文化艺术(北京)有限公司(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)。

  • 热门标签: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理论探索

市场低靡促使更多艺术品趋向于私下交易

时间:2010-11-16 16:37:27 点击:1789次

在市场繁荣时期,任何一个收藏家如果想出售藏品的话,通过拍卖行拍卖不失为一种最佳选择。但是在当前经济危机状况下,很多收藏家调整了战略而趋向于一种具有隐蔽性、能获利但相对较少的私下交易方式。

    对很多卖家来说,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的原因是出于一种恐惧心理。出于虚荣心,他们害怕朋友发现他们需要金钱;害怕一件毕加索、沃霍尔、莫奈或莫蒂里安尼的作品如果不在拍卖会上卖的话,这些

艺术品将被看作是“昨日黄花”。

    这种私下交易方式作为一种更合适、更保守的方法,使很少藏家再将其囊中物送到苏富比和佳士得上拍,因为现在不论价格和利润都是骤然下降的。但是这两家拍卖行的主管们表示,在最近的几个月中,私下交易部门的生意日渐红火起来。

    很多艺术机构如现代艺术博物馆也在避免“上拍”这一交易方式,这一季度现代艺术博物馆将出售两件韦恩·第伯1960年代早期创作的著名油画作品,它们将通过佳士得所经营的Haunch of Vension画廊来出售。2005年当市场接近顶峰的时候,大量的作品是通过佳士得来拍卖的并且那时高价迭出。

    MoMA绘画和雕塑的首席策展人安·特姆肯(Ann Temkin)说,“在现在这样的低靡气候下,上拍的作品存在一种不确定性因素,因此私下交易就作为一种很谨慎的方式而受到藏家的青睐”。(莎伦·科瑞(Sharon Core)的作品系列“Thiebauds”被捐赠给纽约现代美术馆,其鲜明目的就是为将来的运营筹措资金。)

    前任佳士得印象派和现代艺术部门的主管克里斯多佛·伊肯(Christopher Eykyn),他现在是纽约的一名经纪人,他在谈及这个问题时说,“游戏规则已经从根本上转变了,很多客户不想公开卖作品,所以私下交易的方式更加凸显地引人关注。”

    六个月前,苏富比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交易额为2.238亿美金,相比之下,它们在接下来的5月5号的交易额仅预计为8,150万美金。佳士得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在去年11月份拍卖成交额为1.467亿美金,而它在5月6号的拍卖中仅估价9,490万美金。

    负责佳士得美国的总监马克·波特(Marc Porter)说,“客户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口袋里有现钱”,所以,如果你能够将你的财产立刻变为金钱,那何苦要等上几个月去参加定期拍卖呢?况且在现在的拍卖会上,以前那种可以为一个标的不断发生竞价的激烈场面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    另一个因素就是收藏家在看到价格下跌的时候,他们会在极大的程度上紧紧握住手中的藏品,期待艺术市场的再次回暖。

    私下交易具有隐秘性,它通过机密性的合同将交易者和拍卖行的主管人员约束起来。然而,艺术世界是善于言论的,最近几个月,就有不少贵重油画如1970年代德库宁的抽象作品被暗地里转手,这件作品的售价约为3,000万美金;塞·托姆布雷(Cy Twombly)的油画作品《黑板》卖了1,200万美金;格哈德?里希特(Gerhard Richter)的《比色图表》售价为1,800万美金;杰夫·昆斯(Jeff Koons)的雕塑《悬挂的心紫罗兰》的价格为1,100万美金。

    当然,也有例外情况,对于那些不动产商们,他们会继续走进拍卖行因为他们担负着信托的责任,如果其作品不是公开买卖的话,价格是很少具有挑战性的。

拍卖行的战略

    对于拍卖行来说,从私下交易的标的中取得的利润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。通常情况下,苏富比和佳士得对每件作品按买价收取5%至10%的佣金,这也取决于艺术品的自身价值和拍卖行与卖家达成的契约(如果一件作品在拍卖行上拍的话,拍卖行会按照卖价的不同价位收取相应的佣金,如首先5万美金之内为25%,接下来的5万至100万美金之间为20%,剩下的为12%。)。因此拍卖行从私下交易中赚得的钱是很少的,但它们省去了与上拍该作品相关的很多其他开支,如广告、保险、运输费用等等。

    私下交易对拍卖行来说也具有一些优点。回顾去年11月份纽约的低靡拍场,那些如莫奈、马蒂斯、培根、安迪·沃霍尔未被拍出的油画作品给苏富比和佳士得造成了巨大损失,因为它们对这些高价作品担有风险责任,不论作品被拍出与否,他们都要向卖家支付保证金、以及因泄漏原因给拍品造成的影响等费用。

    秋拍过后,这两家拍卖行都迅速调整了其经营战略,除了宣布百人之上的裁员外,它们也几乎停止了担保项目,停止了给委托人一部分它们从买家收取的费用,而且也停止了去印刷像往日那样的奢华图录。

    很多经纪人表示,从去年9月15号雷曼兄弟申请破产的那天始,他们的电话铃不断响起,切尔西画廊区的保拉·库珀画廊的总监史蒂文·亨利说,“以前的市场是很稳定的”。他从那时起就不断接到一些有关人们咨询出售艺术品的问题,这些人有同伯纳德·马德夫搞投资的,也有那些看到股票价值下跌跟房地产崩溃的一些投资人。

    切尔西的另一位经纪人马太·马克斯也意识到,“现在已经不是赌博的时候了,拍卖行也不再是一个保险场所”。

买家的往昔风光不再

    俄罗斯的那些寡头政治们,中东石油巨富以及美国的证券投资商们在繁荣时期,他们可以出手很高的价钱来购买艺术,然而现在这些巨富们已经风光不再。同时,失落的还有那些欧洲人,他们在美元贬值的时候积极地去购买艺术,这使他们购买的艺术品显得比较低廉。

    现在的买家倾向于那些资历较深的藏家,他们在前几年价格一路飙升的情形下隐出了市场。这些赞助人具有传统品味,他们更喜爱那些货真价实的作品和艺术家,同年轻艺术家如村上隆(Takashi Murakami)和达明·赫斯特(Damien Hirst)相比,他们更喜欢亚历山大·考尔德(Alexander Calder)和罗伯特·雷曼(Robert Ryman)的作品,前类艺术家的作品被投机商所吹捧,以至于现在其价格仅仅为之前的50%左右。
拍卖市场的变换莫测

    什么是销售?用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部门的一位合作主管布雷特·哥韦(Brett Gorvy)的话说,“销售就是正确的艺术家以及正确的艺术作品”。

    苏富比负责全球当代艺术部门的主管托拜尔斯·麦雅(Tobias Meyer)认为,“如果某位艺术家是一个蓝筹股,像查理德·塞拉(Richard Serra)的雕塑,我们会有一批人在等待买他的作品”。
在过去的六个月中,价格变得很诙谐,就像拔河比赛的两端一方是贪婪的卖家,一方是讨价还价的买方。麦雅先生说,“现在没人知道市场在哪里,如果它不是很独特,问题就是要找出什么最值得,因为现在的拍卖价格只是以前价格的50%左右。”

    的确,将于下月进行的交易作品也包括一些比拍卖行估价高的作品,他们也会在私下市场进行交易。这其中有一幅朱立安·史纳贝尔(Julian Schnabel)持有的毕加索晚年创作的油画作品,这件作品将在佳士得进行交易。还有一件由欧洲一位匿名藏家所有的贾柯梅蒂的雕塑《猫》,以及基金管理者丹尼尔·罗卜(Daniel S. Loeb)持有的一件杰夫·昆斯的雕塑,这两件作品将在苏富比销售。

    交易者说,尽管私下交易日渐火爆,交易活动已不再具有往昔那种为了那些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们,收藏家只是被排队等候的那种景象了。马克斯也谈到,“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协商的”。不论如何,马克斯先生为这种红火的生意说道,“我不会问卖家任何问题,我只是很高兴地听到电话铃声响起”。